无题-写给水木

March 19, 2005 at 12:50 am (心情的痕迹)

      早上起来,就发现宿舍楼已经贴满了传单。
      中午,日晷,千纸鹤。好多人,好感动。
      还有一个外国mm,旁边的人在给她解释发生了什么,后来,她也折了一只千纸鹤。
      “还我水木”,在凹凸着的行胜于言的碑上凸凹着。
      看着一串串的纸鹤,突然间想起了南京的大屠杀纪念馆里的纸鹤,那些写着英文日文的纸鹤。感动,还是悲伤?

      一晚上待在实验室,心痛的快没有感觉了。一切都恢复了么,还是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
      朋友告诉我想开点,世界还有很多精彩。可我们失去的仅仅是一个BBS么?泱泱清华,光天化日!
      而且,水木开始有间谍了,不仅是傀儡,是间谍!
      媒体也开始有报道了,媒体也开始删报道了….
 
      今天是我生日,不过也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5.3.19 凌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stone

Advertisements

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

想哭-写给水木的祭日

March 17, 2005 at 10:48 pm (心情的痕迹)

    1966年,二校门被拆
    1991年,二校门重建
    2005年3月16日,水木……
    水木,你还有再回来的一天么?

    水木,首先是一种心情,然后是一种生活方式
    
    从web到telnet,从潜水到灌水,从用户到斑竹….开始习惯于满目黑屏敲击键盘时,开始习惯于网络与水木同在时,水木却先离我而去。
    毕业还是一件遥远的事情,也许我还可以无所顾忌的灌水,但水木已经不是原来的水木…
    不一样的心情,不一样的生活方式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开电脑就想哭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
    有人说,清华可以没有校长,可是不能没有水木。
    ytht关站时,我沉默了。但我知道,水木和它是不一样的。
    北大的开放也许是清华所不能想比的,但严谨守法的清华不能没有自由!
    水木对于清华也许不仅仅是一个BBS。
    自由和民主的中国啊,为什么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

    同样面对着那黑屏,带血的进站,墓碑般的进版,满目哀文……想哭…..

    想起一首歌:这一天正开始/昨天发生过坏事/太阳还是同个姿势/小鸟还是那个拍子/没什么会停止/别人继续过日子/站在地球小小位置/谁在意我们的争执

    也许,在中国,这就是一种生活方式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stone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5.3.17

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