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163感动

January 6, 2006 at 12:53 am (Uncategorized)

我们更需要面对社会现实,感谢网易,感动网易

2005幸福生活 http://news.163.com/2005/

特别新闻联播   http://talk.163.com/special/0030sp/2005news.html

 

Advertisements

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

清华一副教授家门口遇害 zz

December 28, 2005 at 6:40 pm (Uncategorized)

sigh,下学期要教我的老师….居然就这样去了….好不容易选上了她的课….

愿老师安息….bless…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Permalink 2 Comments

失败只有一种,就是半途而废

December 18, 2005 at 1:44 am (Uncategorized)

    老罗最后一节课结束时送给我们的话,不记得原作者是谁了…

    失败只有一种,就是半途而废

    以此作勉

Permalink 1 Comment

PowerToy-tips for msnspace(zz)

November 18, 2005 at 6:19 pm (技术笔记)

Custom HTML PowerToy:

        自定义的HTML PowerToy允许你向你的Space里添加一个sandbox组件。你可以在sandbox组件中输入文本,链接图片,以及应用其它HTML特性(注:据我所知,目前只支持512个字符)。自定义的HTML PowerToy支持所有你可以应用于Blog文章的HTML语法。而且像列表组件或其它Space组件一样,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单独的组件在你的Space上移动。除此之外,你还可以决定这个组件的名称以及它的边框是否可见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Permalink 3 Comments

失败

October 30, 2005 at 7:22 pm (Uncategorized)

    但我还沉浸在昨天第一次成功的喜悦中…

    像是一场球赛,中学里常有的那种失败后壮未酬的球赛,一阵豪情,又一丝不甘,好久没有那种感觉了.

    可是没有哪次失败的如此彻底,没有一丝辩解的机会,只有昨天的一丝残存的喜悦抚慰着伤口。和朋友短信说:机设花的时间比期末复习还多…sigh,除了经历,真的一无所剩。想一个气球,努力的吹起,却一针扎破,措手不及.

    不明不白,存憾无悔.

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

关于宋楚瑜清华演讲和中国的悲哀

May 12, 2005 at 1:07 pm (Uncategorized)

      我们系是负责在大礼堂欢送宋楚瑜的,无奈演讲那时有实验,刚好在西主楼做,和宋演讲的主楼后台的绝对距离不到100米吧(只好这样自我安慰一下了)。飞快的做完实验,飞快的跑下楼,11:30,想必宋老先生已经要离开清华了吧,我们正在犹豫是否要赶赴二校门大礼堂,路边一排的黑衣人已经开始指挥我们靠边站了。车队就要来了……几乎全是benz,至少10辆吧,外加加长的audi A6 A8和一些大车,车内不时的有人向我们挥手,我也就跟着挥吧,谁知道那是谁呢。。。。。 

    整个演讲我就不多说了,算是有中国特色吧,摘几篇bbs上的文吧,我了解的情况也补充在里面(红色部分)。 

    有关校长的失误也没啥好评论的,失误而已嘛,我这样以为。 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

进版的感动

April 30, 2005 at 10:00 pm (Uncategorized)

    3月16日,水木各版开始了做进版的狂潮
    最先感动大家的是爱因斯坦的这段话,心痛.作为两个版的斑竹,我也做了两个进版,以释心情. 

      只要我还能有所选择,我就只想生活在这样的国家里,这个国家所实行的是:公民自由,宽容,以及在法律面前公民一律平等。公民自由意味着人们有用语言和文字表示其政治信念的自由;宽容意味着尊重别人的无论哪种可能有的信念。这些条件目前在德国都不存在……  –A.EINSTEIN 1933.3.10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–Science 

  再见 我的母校 就这样把我们抛弃   –Alumni 

   清华园 还欢迎谁     –AimGraduate 

  希望我们的水木 不要变成 死水枯木  –AndyLau 

  我的世界失去了水木 就像太阳失去了光芒   –ASCIIArt 

  清华一朝弃水木 水木十年泣清华     –ASCIIStudio 

  科学,是不分贫富、年龄、性别、肤色的,更何况IP… –Chemistry都走了/全都走了/虽然心中不舍/即便曾经深爱着/今天的离开意味着重逢吗?/希望/永远都不应该失去希望/即使自己知道已经不可能   –ExamInfo 

  这个时候有没有进版没啥区别 –NetResource 

  为什么我的眼里含着泪水 因为我爱这水木爱得深沉    –Picture 

  唇亡齿寒               –Poem 

  沉痛悼念BBS水木清华站   –Thesims

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

无题-写给水木

March 19, 2005 at 12:50 am (心情的痕迹)

      早上起来,就发现宿舍楼已经贴满了传单。
      中午,日晷,千纸鹤。好多人,好感动。
      还有一个外国mm,旁边的人在给她解释发生了什么,后来,她也折了一只千纸鹤。
      “还我水木”,在凹凸着的行胜于言的碑上凸凹着。
      看着一串串的纸鹤,突然间想起了南京的大屠杀纪念馆里的纸鹤,那些写着英文日文的纸鹤。感动,还是悲伤?

      一晚上待在实验室,心痛的快没有感觉了。一切都恢复了么,还是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
      朋友告诉我想开点,世界还有很多精彩。可我们失去的仅仅是一个BBS么?泱泱清华,光天化日!
      而且,水木开始有间谍了,不仅是傀儡,是间谍!
      媒体也开始有报道了,媒体也开始删报道了….
 
      今天是我生日,不过也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5.3.19 凌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stone

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

想哭-写给水木的祭日

March 17, 2005 at 10:48 pm (心情的痕迹)

    1966年,二校门被拆
    1991年,二校门重建
    2005年3月16日,水木……
    水木,你还有再回来的一天么?

    水木,首先是一种心情,然后是一种生活方式
    
    从web到telnet,从潜水到灌水,从用户到斑竹….开始习惯于满目黑屏敲击键盘时,开始习惯于网络与水木同在时,水木却先离我而去。
    毕业还是一件遥远的事情,也许我还可以无所顾忌的灌水,但水木已经不是原来的水木…
    不一样的心情,不一样的生活方式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开电脑就想哭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
    有人说,清华可以没有校长,可是不能没有水木。
    ytht关站时,我沉默了。但我知道,水木和它是不一样的。
    北大的开放也许是清华所不能想比的,但严谨守法的清华不能没有自由!
    水木对于清华也许不仅仅是一个BBS。
    自由和民主的中国啊,为什么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

    同样面对着那黑屏,带血的进站,墓碑般的进版,满目哀文……想哭…..

    想起一首歌:这一天正开始/昨天发生过坏事/太阳还是同个姿势/小鸟还是那个拍子/没什么会停止/别人继续过日子/站在地球小小位置/谁在意我们的争执

    也许,在中国,这就是一种生活方式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stone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5.3.17

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

空忙

November 28, 2004 at 1:54 pm (Uncategorized)

     “梦想无痕,蓦然回梦想无痕,蓦然回首中已把坎坷走成平坦,谁又会记起那一张张在执著追求中苍老的脸”

      看到的一个qmd。

      我们岁月的终点,是平坦还是苍老?谁因谁果?

      最大的悲哀是追求了一辈子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追求什么的东西,剩下的却只有苍老。

      空忙一场。

刚得到完整版的:

   月光无痕,轻轻挽起天各一方的凝望, 
 却不知梦中是否还留有相思淡淡的胭脂色? 
 岁月无痕,红颜白发不复当年天真的面庞, 
 一句似熟悉似陌生的乡音能否惊醒埋藏深心的渴望? 
 流水无痕,拂去落花对时光的最后一眼思恋, 
 谁来告诉她明年的花季,离别过的枝头又是怎样一种缠绵? 
 梦想无痕,蓦然回首中已把坎坷走成平坦, 
 谁又会记起那一张张在执著追逐中苍老的脸? 

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

« Previous page · Next page »